您现在的位置:产业集群网  >    产业基地  >  正文

三安光电:全力打造Ⅲ-Ⅴ族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化基地

2018-09-05 09:15

谈到三安光电的成功,总经理林科闯将人才归功为第一要素,从当初在LED领域开疆拓土,到近年来在化合物半导体领域的升级再造,对人才的引进与重视在三安光电的成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经过18年发展,三安光电已经成长为我国LED芯片领域的龙头企业,又积极探索并引领化合物半导体的发展,全力打造Ⅲ-Ⅴ族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化基地,“三安的真正愿景是成为一家有竞争力的百年老店”。

近日,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报道团走进三安光电,证券时报副总编辑高峰与三安光电总经理林科闯面对面,畅谈LED发展大潮,以及三安光电的蜕变之路和未来布局。

人才引领

十年磨一剑

高峰:三安光电自2007年借壳上市以来,十年间飞速发展,成为LED行业的龙头,请您介绍一下哪些因素促成了三安的成功?包括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

林科闯:其实三安光电早在2000年就已经进入LED行业,当年LED在国内尚属空白地带,三安光电进入LED算是国内首创。我们可以用十年磨一剑来形容三安光电的发展,三安的成功既有内部对人才和技术的孜孜以求,还有外部产业大发展的历史机遇,而前者恰恰是三安能紧紧抓住历史机遇的重要前提。

内在来讲,三安成功的第一要素是人。三安集团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公司在人心工程、人才工程建设上,人员的引进、自我培养上,花费了很大的心力。2018年,我们核心干部的流动率不到1%,基本上多进少出。

有好的人才就有技术创新的基础和内生动力,也就导致了公司对研发创新的投入是非常大的。在技术开发上,三安光电上市前每年投入占营收比例在6%-10%之间,并且不断的加大投入。另外,三安也非常注意科技平台的建设,在美国、日本、瑞典都相应设立了技术平台,这些技术平台在我们发展的每一个里程碑中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伴随着技术创新,现在三安拥有国内外专利数量将近1500项,这其中80%-90%都是发明专利。

第二个因素是三安对人才的重视,我们不断地构建具有三安特色的管理机制,并且不断完善、改革现行管理机制。一套良好的管理机制也是推动三安走到今天非常重要的因素。

当然三安的不断成长有很多因素,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也是三安成长的重要因素。在产业规模上,2007年我们只有一个厦门厂,现在我们拥有天津、安徽、湖北、泉州等工厂,还有美国厂,未来会建设一些欧洲厂。

外部因素主要分三个方面来讲,第一个是产业因素,三安所处的行业是新材料、新能源技术行业,同时也是环保节能的产品,从产业发展趋势来看,三安处在一个未来几十年乃至上百年都能维持常青的产业;第二个因素是本轮技术革命中大家对于节能环保的重视,众所周知,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在财富积累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因此在本轮技术革命中对环境的改善、对地球的保护等各方面,各国政府都给出了很多相关政策,为LED市场的迅速发展带来巨大商机;第三个因素是随着技术的成熟,产品的应用面不断扩大。如今的LED已不仅仅是一个照明设备,它在健康、生态制造以及化合物半导体,对未来的5G、人工智能、车联网、物联网等相继都会有一些应用,所以未来化合物半导体的市场空间将更加广阔。

LED为基础

发力四大模块

高峰:三安光电目前的产品结构和产能、营销模式和市场份额情况如何?

林科闯:三安光电主要是做芯片,我们现在成熟的产业模块和正在发展的板块有四个:第一个是LED模块;第二个是射频滤波器模块;第三个是电力电子模块;第四个是光通讯模块。在销售上,三安的产品是高科技产品,主要是以直销模式面对消费者。

目前LED模块是最成熟的,也是占销售额最大的一块。LED来讲的话,三安目前在全球市占比在16%-18%之间,以在中国产出的芯片来看,我们的占比是比较高的。对未来的发展来讲,我们是以LED为基础,射频滤波器、电力电子模块、光通讯模块作为三安光电未来几十年发展重点。

高峰:公司目前核心技术实力如何,与国际一流技术差距有多大?您怎么看待国际和国内市场,有些什么策略?

林科闯:三安的产品有很多,目前已多达上千种,从技术上来讲,三安的部分产品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甚至是引领国际的水平,有部分产品是达到同等的国际水平,有部分产品还在追赶。

在LED领域,三安60%的产品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甚至有个别产品已经超越了国际水平,这个比例今年还会不断的放大;另外大概40%的LED产品与国际大厂相比稍有差距,但也在追赶之中。

现在的芯片行业,不存在中国策略与世界策略,就是一个全球战略。比如三安现在做的射频芯片,我不能说我给苹果做了三星就不能用,全球还是同质化的,需要同样的网络,所以它还是需要一个互相兼容的过程,全球的战略跟中国的战略其实是没有差异的。

对于三安来讲,当然是立足于技术开发,三安今天的规模也很适合与国际大厂进行强强合作,三安跟韩国的Seoul、美国的Cree都有合资,不断进行一些新型技术的开发。

升级之路

再造一个三安光电

高峰:公司近年来进军集成电路,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具体规划如何,进展情况怎么样?

林科闯:集成电路就是我刚才提到的三大模块,射频滤波器模块、电力电子模块、光通讯模块,我们把这三个模块定义为助力三安光电腾飞的另外一重要策略。三安为什么会切入这一块?我们认为经过十几年的技术积累,三安在这三个领域是可以到全球市场上去竞争的。

目前射频和滤波器99.99%是被海外企业占领的,我们的技术储备中,单模的技术已经可以取代国外,并且部分客户已经验证通过,也正在跟一些客户合作,多模的技术我们正在开发、往前追赶。

碳化硅电力电子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全球在这个领域的布局和发展,大家起跑线和时间点都差不多,而三安是从材料就开始有的,在这个领域上我们经过几年的发展不会输于国际上其他对手,我们也一定有办法在这一领域具有全球影响力。为什么呢?因为三安是从材料开始,碳化硅最重要的部分是在材料上面,我们已经解决了材料的问题,所以我们认为在这个产业链上三安是有机会的。

另外,在光通讯这一块,三安也已经做了快十年,但是早期我们只做接收的芯片,后面在接收芯片上尝试拓展自己的价值,因为我们在材料方面的优势,所以在光通讯上我们有些技术已经和国际接轨,但有很多技术也还在追赶。

目前,上述三块内容中,有部分产品我们已经在跟客户销售,不过这些都属于高级产品,认证时间会相对比较长,目前还未形成比较大的销售量。但是未来我们认为它会形成一个很大的销售量,也会成为支撑三安发展的重要一环。

高峰:大家对公司投资333亿元的“泉州芯谷”三安高端半导体项目都很关注,请介绍一下这个项目的详细情况,投产以后将有何影响?

林科闯:其实在三安光电的发展中,每一轮规模的扩大、每一轮战略的调整、推进,都是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对于南安基地“泉州芯谷”这个项目我们也酝酿了很长时间,承载了三安光电想在未来5-10年进入行业世界前三的期望。

首先,从技术角度来讲,我们希望在III-V族半导体这一领域生根。“泉州芯谷”就是III-V族技术的一个延伸或者说是新技术、更深层次技术的发展。我们认为南安基地的完成会再造一个三安,也会进一步促使三安从简单的发光技术走向复杂的技术,走向对5G应用、智能制造、人工智能、车联网、物联网等这些芯片的开发,这也是我们对于整个南安基地的定位。我们认为南安基地的完成会让三安不仅仅只在LED处于领先,在其他三大模块,射频滤波器、电力电子、光通讯等模块上也发光发热。

南安基地在LED上面非常精确地瞄准另外一个前景美好的未来技术——MiniLED和MicroLED。作为显示的Mini和Micro技术,现在全球都在不断发展,无论是苹果还是三星,都非常重视这个技术。我们把南安作为重中之重,向这个方面进行发展。所以建成之后,我们希望整个基地产能建设,能够达到全球前三这一竞争格局。

专注芯片

打造百年老店

高峰:公司除了做现有的这些产品,是否在考虑下游新应用领域,比如说人工智能、5G等,公司在这方面有些什么规划?

林科闯:其实三安光电,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定义为一家芯片公司,从早期我们简简单单做照明,主要是LED的芯片。我们现在正在打造芯片的生态链、生态圈,我们正在打造围绕着人工智能、5G、车联网、物联网等周边所有应用场景可以使用的芯片生态圈。所以未来三安的定位还是在芯片这一块,希望能够打造各种场景的芯片生态圈。目前公司并没有往下游发展的战略,但对下游的应用仍然会极力配合。

高峰:请谈一下公司的远景规划,您希望未来三安光电成为一家怎么样的企业?

林科闯:对三安光电的愿景来讲,希望在一代代三安人的不断努力下,能够把三安光电打造成一家在任何时候都拥有竞争力、任何时候都能够务实地认清行业现状、也能够务实地投入相应技术,在务实的环境下能够长长久久,成为一家有竞争力的公司。从行业的愿景来说,希望三安光电在未来能够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中非常有竞争力的一家企业,给人类提供芯片服务的企业。

应我们三安集团创始人林董(林秀成)的一句话,他最看重的就是三安光电能够成为一家百年企业。成为一家有竞争力的公司、成为一家百年老店,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愿景。

高峰:LED是各地政府热捧的新兴产业,请介绍一下目前行业的现状。随着市场化程度的提高,政府的补贴将逐渐减少,对整个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林科闯:LED是一个属于节能、环保、新材料的朝阳产业,而且市场非常大,一开始这个行业就被认为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所以各地对这个产业都非常重视。当然各地就相应出台了很多补贴政策,这也是全球很多产业发展的一个趋势,特别是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时候,包括中国、美国以及很多国家都相应出台了补贴政策来支持这个产业的发展。

随着LED产业的发展、成熟,补贴政策的取消或者降低标准我认为是正向的,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还是要靠市场经济的自动调节。首先来讲,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我认为应该由内在的因素去驱动企业的发展。随着市场的不断成熟,政府前期的引导性政策逐渐退出是合理的,也是具有正面意义的。往后面走,我认为企业、产业都会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健康,所以各地对企业扶持力度的下降或者减少我认为是合理的。(来源:全景网)

(本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