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食品产业集群的荷兰模式和中国实践-产业集群网-总网
您现在的位置:产业集群网  >    基地招商  >  正文

都市食品产业集群的荷兰模式和中国实践

2019-10-26 09:18

在未来的90亿人口中,四分之三都将生活在城区。农村劳动力减少带来的不仅是食品产量危机,还带来了食品生产的革命。农业活动要考虑诸多因素,包括高效、安全、健康以及环保。

纵观农业发展轨迹发现,世界对于农业食品的需求不断上升,中等收入群体的增加直接导致对食品质量需求的提高。为了实现产量提升、质量提高,我们的农业技术和生产体系也在发生变化——从田间种植到垂直农场、从乡村生产到城市集群。基于此背景,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PeterSmeets博士于1998年提出了“都市食品产业集群”理念,这一理念是对于荷兰农业活动的深入研究升华后的结果,再返回应用到荷兰农业的实践中。


同样位于荷兰的瓦赫宁根MFC公司(以下简称WMFC)是“都市食品产业集群”理念的坚定贯彻者,致力于农业生产链和农业产业园规划。近日,35斗与WMFC创始人YorickdeBruin及公司亚洲项目主任朱希进行了对话,Yorick与朱希分别是动物科学、科技创新领域和空间、农业园区规划的专家,在访谈中,他们将“都市食品生产集群”这一不太熟悉的理念带入公众视野,探讨在不断城市化的世界里如何提供可持续的食品生产保障。

(左图为WMFC创始人YorickdeBruin,右图为亚洲项目主任朱希)

现代、高效、可持续——WMFC对食品生产的认知

产业集群,某一行业内的竞争性企业以及与这些企业互动关联的合作企业、专业化供应商、服务供应商、相关产业厂商和相关机构(如大学、科研机构、制定标准的机构、产业公会等)聚集在某特定地域的现象。如信息技术企业和相关厂商、相关机构等在美国硅谷的聚集。美国波特1990年在《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并详加论述。产业集群有助于相互竞争的企业提高竞争力,对特定产业的发展和国家竞争力的增强有重要作用。食品产业作为当前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向区域化和集群化发展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都市食品产业集群可以看作“产业结构理论”和“产业集群理论”的新时代衍生物,其基本特征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1.集聚性,即从空间上看,产业内部各相关企业在地理位置上具有相近性。此外,产业领域相对来说比较集中,竞争优势很强,关联企业和支持机构均明显存在着“聚集”现象。

2.关联性,即群体内部各个企业生产与服务具有相似性,比如同一集群中可以有温室、家禽、水产、畜牧等,它们之间相互协作进行资源和能量之间的交换,从而产生了食品生产链的横向新整合,这样的模式可以是多家企业之间的,也可以是一个大型农业园对于多条不同产业链的统一管理。

3.规模性,即数量较多的企业从事同一种或类似产业,逐渐形成一定大小的规模,规模性的优势在于——足够大的规模可以有足够的支持(如资金,大数据,物资等)。在相应的技术创新方面,这些技术可以用于提高效率,或是减少环境污染,技术通常也是实现多产业链整合的关键。

扎根于荷兰,WMFC的脚步遍及世界各地,其项目数量在二十个左右,且涉猎中国、荷兰、印度、中东、墨西哥、新加坡等国家。“我们的重点并不是某个地区,而是整个世界。”Yorick说。

都市食品生产集群理念始终致力于在大都市及周边地区发展资源利用最大化的食品生产和智能农业物流,它也是农业园规划的指导理念。该理念是一次对农业生产体系的革新,通过横向地和纵向地将各生产链进行整合,从而更好地应对为城市化社会提供食品保障所带来的诸多挑战。为了达到各生产链之间产品与原料之间的循环高效利用,该农业生产体系需要各类先进的物质或能源转换设备和科技的支撑。

正如前文提到,整合横向和纵向的各生产链,是能更好地应对诸多食品挑战的方法,WMFC的主营业务之一便是食品供应链设计。Yorick表示,高科技技术在现代农业发展中必不可少,WMFC一直与那些拥有高科技技术的群体合作,并承担“组织者”的角色——将不同产业链位置的企业连接在一起。Yorick表示:“由于世界对于食品(市场)的需求一直在增长。所以我们的重点在于合作而不是竞争。”

因地制宜——荷兰农业园区的“全球移植”

WMFC还致力于农业园区的规划,公司通过战略规划和空间规划,量身定制针对不同地区的国家食品保障战略规划、区域性战略规划、农业物流发展规划、农业园规划等。其覆盖国家不仅限于荷兰本地,还游走于印度、墨西哥、新加坡、中国等地。

位于荷兰芬洛的现代生鲜集散中心便是集仓储、配送、加工、贸易为一体的产业园,主要面向德国鲁尔区的700万消费者,保证全年都能向消费者提供高质量产品。

加州农业园温室集群,采用WMFC理念设计

上图为加州农业园温室集群,位于芬洛现代生鲜集散中心周边,是占地300公顷的蔬菜生产温室。使用水、热、电集中化管理,其温室保温热源来自于2300米深的地热井,多余的热能为周边居民供暖。

位于荷兰的农业园区大多已经取得成功的实践,但Yorick和朱希坦言其在中国的项目相较之下就进行得不那么顺利。“我们是一个属于荷兰的公司,在荷兰和在中国建立农业园区肯定有很多不同。”Yorick说。

朱希也提到,国内因为文化等方面的差异,导致WMFC在荷兰常用的一些工作方法(如参与式规划)不一定完全适用。不过,因为项目不同,合作的人不同,WMFC会有相应的对策及调整。

在设计农业园区的过程中,WMFC公司需要整合的资源,几乎你是能想到的所有农业相关要素,在项目协同设计的过程中除了硬件、软件和组织件(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创新关系,如合作结构、商业模式)三个基本方面以外,还需要跨领域的合作(包括自然科学、社会学、传播学等)。

硬件是中国规划和规划师关注的焦点。中国规划管理体系相当严格,有诸多法规和标准来控制规划实践。因此,满足这些条例和标准可以说是一个规划编制过程的基本要求。此外,功能布置、交通安排、建筑布局、与周围环境的联系等是评价规划和规划师的重要标准。

因此,规划方不仅要在物理网络的安排上付出很大的努力,还要重视软件和组织件方面。员工需要相应的教育和培训,从而能够运营和管理这些复杂的体系和科技,保证产量和质量。在国内,国家对于农业现代化发展加大了投入力度,随之而来的政策条例(如土地利用政策,环境保护政策等)都会影响到农业园规划的过程。同时,国内的规划体系或者管理体系导致对于规划的要求,也是组织件影响的结果。

此外,如上文所说那样,中国食品生产集群的发展潜力受到政策、区位条件以及产业规模的影响。从政策支持来看,中国食品产业对宏观政策环境极为敏感,容易受到产业政策和制度结构的影响。改革开发以来,中国食品产业的迅速成长始终离不开相关制度的创新和演变。

所见即所得——荷兰农业游学项目使多方获益

除了规划农业生产链及产业园之外,WMFC还着手了一个具有前瞻性的项目:荷兰农业考察培训。Yorick表示这个项目是在经历了诸多实践后产生的。“WMFC依附于瓦赫宁根大学,并获得它的研究养分。在你实施一个项目之前,你要先经过很好的教育,对专业有很深刻的见解。”Yorick说。同时他也表示,根据他们的观察,中国大多数经受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农业,由于对农业的刻板印象,大多年轻人觉得这个行业不够“优雅”,所以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很多地区的农业公司缺乏专业知识,但现代农业中,专业知识又是必不可少的。

(图为农业相关人员在荷兰农场进行实地考察学习)

农业教育与研究、指导一起构成荷兰农业发展的三角轴。WMFC组织的企业游学考察项目不仅能让参观者了解到最先进的荷兰农业技术,还可以扩大企业在荷兰农业领域的关系网络。“农业考察项目能够帮助从业人士更好地理解企业、集群的理念,并且得到他们所需的农业解决方案。”Yorick说。

此外,朱希还提出“眼见为实”的理念:“单纯的语言解释会显得苍白无力,因此我们更愿意把人们带到荷兰,亲眼看看我们的农业系统、都市食品产业集群是如何运作的。”

Yorick告诉35斗,发展中的企业需要知识作为基础,但不同领域、不同地区的企业需求也不同,这就要求整合各个领域的知识源头,这些专业知识有时来源于各大企业,但大多数时候来自知识机构和高校。“学习不仅存在于学校或机关的教育训练中,也存在工作现场中,企业与高校的合作能帮助学校的先进技术落地,也能培养农业从业人员能力。”Yorick说,“这对个人、企业、高校来说都有好处。”

“总的来说,在WMFC的都市食品产业集群理念中包含了五个核心要素:资源的高效利用、垂直整合、水平整合、智能物流、“三大件”(硬件、软件、组织件)并行开发。”Yorick说,“食品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基础,区域性的食品产业集群发展依赖当地农业资源、基础设施、政策扶持、信息获取、人才培养、资金投入等要素,它们也构成了食品产业的核心竞争力。”(来源:35斗)

(本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