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产业集群网  >    集群观察  >  正文

产业集群要育“群狼”

2012-09-09 18:46

最近这段时间,江苏省(扬州)数控机床研究院副院长、扬州市邗江区科学技术局副局长顾斌一直在为筹建清华大学智能装备科技园的事情忙碌。这个科技园,是扬州市邗江区正在全力打造的一个国际化智能装备高科技园区。

“现在,我们准备集中力量与清华大学合作打造这一创新园区。”顾斌说。这一科技园将具备产业园、加速器及孵化园、研发平台、专家公寓等功能,用配套较齐全的面貌迎接成长型企业和初创企业落户。

与此同时,今年邗江区不少科技型龙头企业踏上上市之路。据悉,目前江苏扬锻集团已进入上市辅导期,江苏金方圆数控机床有限公司、江苏扬力集团与牧羊集团等一批扬州装备制造业龙头企业也纷纷启动上市工作。

广东省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博士林涛认为,从政府部门或者园区的角度出发,促进龙头企业发展是整个创新型产业集群政策中十分重要的板块。同时他也认为,培育龙头企业的政策视野要放宽到龙头企业群,转变单纯选拔冠军的竞技思维,培育在大集群中各个细分产业领域、技术领域、市场领域内的龙头企业,形成创新型产业集群中的龙头企业群。

选拔龙头企业靠“赛马”

目前,我国产业集群发展的基本方向是朝着“创新型”的大趋势提升,呈现出东部沿海升级、向中西部转移的大格局。集群的集体效率、创新能力与国际影响力在稳步提升。其中,龙头企业功不可没。

林涛认为,龙头企业应具备以下特点:首先,对带动整个产业集群有核心组织作用,如珠江西岸家电集群中的美的集团、格力集团等;其次,在创新能力方面,龙头企业应能够体现整个集群的学习能力、技术水平或引领创意文化的能力,比如深圳网络通讯集群中的华为、中兴等公司;第三,龙头企业应在国际产业竞争中对全球价值链具有一定的主导权和控制权,如浙江杭州、台州、宁波汽车产业集群中的吉利集团等。

创新型产业集群的发展要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群的带动作用。“龙头企业往往在带动开拓国际市场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一些龙头企业在特有领域甚至整个产业链内已经初步具备主导能力。”林涛说。

一个产业集群中,企业数百甚至上千家,并非大企业就是能够具备以上素质成为龙头,并非小企业就不可能鲤鱼跃龙门。那么,该如何发现龙头企业?

“"赛马",而非"相马"。”顾斌说,邗江区在此方面具有多年成熟经验,“"马"要自己跑出来,跑到前边我们就加料。”

比如,当扬力集团投入巨资征地900多亩建设新厂区时,不少与其同规模的企业并不看好这样的举动,认为扬力集团步子迈得太大,存在巨大风险。

但是,等到扬力集团新厂区投产后,企业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当初等着看笑话的企业坐不住了。去年,扬力集团销售额达到35亿元,而区内曾经规模相当的同行企业最大的年销售额不过10亿元左右。“这下子差别就大了,跑得慢的企业就没有抓住行业高速成长期。”顾斌说。

“群狼”培育需要氛围

最近,陕西西安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政研室主任宋毓文对武汉、合肥、南京三市高新区、开发区进行了实地考察。这三地产业的快速发展,得益于龙头企业群的快速带动发展,更得益于“群狼”氛围的建立。

比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已形成以东风、东风本田、神龙等为代表的汽车及零部件,和以美的、海尔、格力为代表的电子电器两大主导产业。2011年,武汉开发区完成规模以上工业产值1682.75亿元,财政收入212.53亿元,成为中西部地区首个进入“工业总产值过千亿,财政收入过百亿俱乐部”的开发区。

扬州邗江区拥有国家数控金属板材加工设备产业基地,亦为江苏省机械装备制造之都。其中,锻压机床行业中的江苏扬力集团有限公司全国第一、江苏扬锻集团、江苏金方圆公司位居全国前五;生产饲料机械的江苏牧羊集团目前在全球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们除了扶持龙头企业,还关注成长型企业发展。我们要培育"群狼"。”顾斌认为,这样才能使得产业中的大小“动物们”都跑得更快,增强企业竞争意识。“"群狼"起来了,产业集群和区域的竞争力才会增强。”他说。

“对创新型产业集群中龙头企业的关注,往往蜕变为关注园区中的龙头企业。这是应该避免的简单化趋势。”林涛认为,各地高新区应从过度关注企业的规模、市场能力,转向关注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与作用、创新能力以及在全球竞争中的主导能力等。

此外,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孙久文认为,在为“群狼”打造产业集群生态环境时,也必须注意集群的生命周期特征。产业集群其实也有反面作用。一旦相当数量的企业聚集之后,就会产生锁定作用,使该地区的结构调整和升级难度系数增加。

“如果我们只是将企业打造为龙头企业,然后再带动产业集群发展,效果是有限的。”孙久文说。

因此,园区管理者、政府应对产业集群进行整体安排,采取的手段可以是促使产业集群整体转型,或者提升技术水平使集群进入更高的发展阶段。

政策视野应更宽

一次,孙久文在深圳考察时看到了对比极其鲜明的一幕。

一家非内资企业在建设初期便享受到了多重优惠,再加上本地人力资本成本低,企业不花力气就达到了赢利的目的。以至于企业建成后一二十年未对技术和装备进行任何升级改进。

而在参观华为时,孙久文被华为先进的技术和设备震撼了,感慨华为比之前那家企业强很多倍。“优惠政策不能没有,但是又不能让企业躺在政策上"睡大觉"。”孙久文说。

对此,林涛认为,政策导向要注重产业公共创新服务能力建设,同时,政策类型要增加互动与机制方面的设计,从简单考虑优惠政策额度的误区中解放出来,更加注重产学研机制建设、企业技术合作机制建设,尤其应推进企业发展与环境保护、劳资和谐、城市升级的良好互动机制建设。

“我们还应注重效率与公平,从地方保护主义的思维陷阱中摆脱出来。”他说,集群政策目标应拓展到为创新型产业集群创造良好的政府执政效率、高效竞争的本地营商环境、各种高端创新要素聚集的产业升级环境,鼓励各企业依托创新勇于差别化。

林涛建议,产业集群发展,企业既要积极参与竞争合作以融入全球价值链,也要培育核心竞争力,在行业内担当独特角色,进而还要积极为包括龙头企业在内的各类型企业创造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应对国际竞争与合作的支持系统。(来源:科学时报)

(本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