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产业集群网  >    集群观察  >  正文

集群龙头企业不应是“泥腿巨人”

2012-09-09 18:47

“扎堆,只能叫做产业集聚,而非产业集群。产业集群是扎堆企业之间进行社会化的产业分工,扎堆+分工才是产业集群。”西安石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昭宁说。

他认为,产业集群发展尚有不少问题需要官员、园区管理者、企业领军人等一一厘清,龙头企业的发展也不可孤立其身,否则,将会成为体量庞大却脆弱,且抗风险能力差的“泥腿巨人”。

打造完整意义上的产业集群

曾昭宁认为,完整意义上的产业集群应具备3个特征。

从产业集群的横向看,在特定区域内同质企业的配套率较高。比如汽车产业集群中,汽车总装厂作为龙头企业,周边有大量汽车零部件企业。“而目前西部地区配套率太低。比如西安的陕重汽在当地的配套率只有16.7%,而在全省的产业配套率只有35%左右。”曾昭宁举例说。

从纵向看,产业集群中上下游产业链条(即异质企业)要拉得长。比如,在汽车产业集群,上游是钢铁、橡胶等,下游是整车销售、维修。“而地方政府经常将产业链等同于产业集群,这样太片面。”

“横向要粗、纵向要长”,这是完整产业集群的两个特征。除此之外,曾昭宁认为第三个特征是,在特定的区域内社会化的中介服务组织比较完善,比如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券商、行业协会。

曾昭宁以西部地区为例,目前西部地区的横向配套率不高,纵向产业链又不长,社会化中介服务体系发展更不理想。比如风投机构,西部地区只有西安高新区聚集了一批,但看似数量上拥有一二百家的风投机构,真正运作的只有七八家,且多是外地企业。

“所以,西部的社会化中介服务体系发展薄弱,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西部产业集群的发展。”他说。

有“航母”也要有“联合舰队”

从当前国内外的竞争看,现在的竞争已经不只是企业之间的竞争,也不完全是大企业集团之间的竞争,而是产业集群之间的竞争。因此,建设产业集群、打造龙头企业成为不少重工业产业集群、创新型产业集群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

而打造巨无霸企业的途径之一是兼并重组,把大中型企业打造成大企业集团,形成龙头企业。

在过去的数年中,兼并重组已经成为企业组织结构变化的主要方式。

“当前,国内外企业组织结构调整的最新趋势是"哑铃型结构",即把大而全的臃肿企业进行拆分、瘦身,将粗加工的制造业务分出去,变成自己的配套企业,大企业仅保留前端的研发和后端的销售(重大技术装备企业需保留集成总装和重要零部件的生产),生产制造部分分离出去后,大企业完全是优良资产,更具竞争力,而不是"泥腿巨人"。”曾昭宁说。

陕西重型汽车将铸造加工车间分离出去,变为其配套厂,只保留研发、销售,以及集成总装和重要零部件。这样的拆分使陕重汽完全成为优良资产。瘦身之后,陕重汽吸引国内外配套企业的魅力大大增强,并将自己打造成为产业集群的龙头企业。

“所以,西部产业集聚发展要两条腿走路,该兼并重组的兼并重组,该拆分瘦身的拆分瘦身。要有"航母"也要有"联合舰队",产业集群就属于联合舰队。”他说。

二次创业凸显布局重要性

如今,不少高新区提出要打造电子工业、机械工业、装备制造业等产业集群,曾昭宁认为这样的提法不对。“根据产业集群的理论和实践,产业集群应该以产品或者小行业为边界。产业边界过大,将导致各级各类开发区的产业定位雷同,缺乏自身特点。”

他认为,产业集群不是产业、门类,也不是大行业、中行业的概念,它应该是小行业的概念,比如软件产业集群、输变电设备产业集群、小轿车产业集群等。各级高新区、开发区应该根据自己的行业优势进行定位。如果把产业定位细化到行业定位,再细化到小行业定位,那么高新区和经济开发区的产业特色便会凸显出来。

曾昭宁认为,产业集群如果是以小行业为边界,其空间载体应该是专业化园区,比如软件专业化园区、通讯设备专业化园区、电动汽车专业化园区等。

“现在,很多高新区和经开区产业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布局问题。要么没有布局规划,要么有布局规划的布局又太大。”他认为,各级各类开发区产业布局规划应该以专业化园区为基本单位进行布局,以此形成块状经济。

由于行业特点不同,不同的专业化园区其专用基础设施要求也是不同的。比如不同行业不同产业集群中的企业,对排污管道、道路、线路、供电设施、厂房的高度、大小甚至水泥厚度的要求都是不同的。“所以,一些园区搞标准厂房是不合理的,企业进园后依然要进行改造。”曾昭宁说。

“当前为了避免产业结构同构化,就要在二次创业时进行产业布局调整,大的开发区要裂变为若干个专业化园区。”他说。

项目布局要统一考虑

现在西部发展,就卡在产业布局上。大家各行其是、重复建设,形不成产业集聚,产业集群难以发展,这样就无法形成区域和产业的竞争力,经济总量也无法做大。曾昭宁认为,布局背后是利益驱动,应该由政府来统一安排,不能交给各级各类园区。

现在,高新区都在建设专业化园区,那么,首先招商引资进来的增量项目,要各就各位进入专业化园区内,这个难度并不是很大;第二步,一次创业布局不合理的存量也应该进行调整和搬迁,进入各自的专业化园区。

但是,曾昭宁表示,一旦涉及利益问题,当地政府都不愿意放企业走。“比如西安市出台布局规划,三环之内的所有工业企业都要进行搬迁,但是当地区政府都不愿意放企业走,企业一走,会把GDP和财政收入带走。”他说。

眼下现实的问题是,产业布局的第一步尚未解决到位。很多开发区、高新区在招商引资时,仍然是项目为重,招来的都会放进园区,而不能严格按照产业规划进行甄选,结果又成为大而全或小而全的大杂烩。

“因此,我建议,招商引资项目的落户权要上收,不宜放到各级开发区或高新区,这一块市场是失效的,是政府责无旁贷的职责,应交给政府的权威机构来统一布局。现在,成都市就将项目布局权交给成都工经委,沈阳铁西区也是这样做的。”曾昭宁说。

“企业都进入了区县工业园、高新区、经开区等开发区,区县园区还属于区县自己管,但是一旦到市级、省级、国家级开发区、高新区,就要产生矛盾了。传统的行政区现在处于一种失落状态。这背后都是GDP和财政收入等利益如何分成的问题。”曾昭宁说。这样的现实也影响甚至限制了产业集群的建设和发展。(来源:科学时报)

(本文结束)